首頁 > 正文
鄉村振興|我從山中來,帶着豆腐柴——“樹葉哥哥”返鄉創業記
2021年04月28日 15:12 來源: 新華視點


  平安鄉村民沒想到,過去用來充飢的樹葉涼粉,如今登上了大雅之堂,深受城市裏年輕人的喜愛;他們更沒有想到,過去長在荒山野外的豆腐柴,如今成了脱貧致富的“搖錢樹”,有的家庭一年靠它掙20多萬元。

  豆腐柴,是一種藥食兼用的多年生灌木,根、莖、葉可入藥。地處秦巴山區的重慶奉節縣平安鄉,由於土地稀少、地質貧瘠,羣眾長期生活在貧困之中,常到山上採摘豆腐柴葉子,搗碎做成涼粉充飢。

  10年前,20多歲的陳波到朋友家做客,朋友的母親用樹葉涼粉招待了他。沒想到,一碗涼粉竟改變了陳波和豆腐柴的命運。“這麼生態美味的樹葉涼粉,為什麼不能做成一種商品?”當時正在做園林生意的陳波,從中看到了商機,決定改變業務方向,紮根山區流轉土地,規模種植豆腐柴。

  要實現規模種植,必須得有足夠的種苗。但豆腐柴野外分佈較少,他走遍平安鄉,也只找到了幾棵。他沒有放棄,又走訪湖南、四川、貴州等地,一共收集了不到100棵樹種。他將這些樹種精心扦插、栽培、選優,不斷將種苗規模擴大。

  陳波做的事情,過去從未有人做過。他不但要研究、培育種苗,還要研究豆腐柴的功效,由於沒形成規模和產品,陳波前期只有投入並無產出。“最糟糕的一年,虧了600多萬元,之前做生意賺的錢,幾乎全部投到了豆腐柴上。但我始終堅信,一定能夠將豆腐柴規模化、商品化。”陳波説。

  2015年,經過不懈努力,豆腐柴終於實現規模種植,一直“藏在深山人未識”的豆腐柴,開始“飛入尋常百姓家”。隨後,豆腐柴產品也陸續推出:樹葉涼粉、豆腐柴粉絲、豆腐柴麪條、豆腐柴茶葉……尤其是樹葉涼粉,還在2016年被評為重慶市非物質文化遺產,陳波也成為非遺傳人。

重慶雄森實業有限公司工作人員(右)在向參觀者介紹豆腐柴產品。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

  每年10月,豆腐柴都會落葉,鮮葉保存是一道技術難題。為此,陳波與西南大學、重慶三峽學院等高校合作,研製出了真空冷凍乾燥設備,使得豆腐柴鮮葉長年不斷。有了產量,又有了科技含量,讓陳波打開市場的信心更足了。

  去年10月,陳波帶着他的豆腐柴產品,來到位於重慶江北區的中國西部消費扶貧中心展銷,並做了主題為“我從山中來,帶着豆腐柴”的產品推介,使得樹葉涼粉成為該中心的“爆款”。此外,陳波還取名“樹葉哥哥”在線上開播,讓“樹葉哥哥”成了奉節縣乃至“吃貨圈”廣為人知的名字。

  功夫不負有心人。如今,樹葉涼粉不但進駐了重慶的多家奶茶店、餐飲店,還計劃走出國門。不久前的一天,樹葉涼粉的單日訂單數突破1萬份。平安鄉雙店村46名村民忙了2個通宵,才把這筆訂單的貨物配送完成。

  50歲的雙店村村民劉長學過去一直種地,如今他自己種了10多畝豆腐柴,一家5口還成為豆腐柴加工廠的“工人”。“我跟妻子、女兒在這裏常年打工,每人每月工資四五千元,父母打零工一年也有一兩萬元,加上自己種的豆腐柴,全家一年的收入達20多萬元。”正在給樹葉涼粉打包的劉長學説。

重慶雄森實業有限公司工作人員在打包樹葉涼粉。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 

  平安鄉脱貧攻堅指揮部辦公室主任、縣政協主席向益平説,平安鄉採取“公司+專業合作社+大户+貧困户”的幫扶模式,通過土地流轉、入股分紅、訂單種植、協議收購等多種方式,帶動農户脱貧增收。如今,全鄉豆腐柴種植面積達8000多畝,覆蓋農户近千户,户均增收3000元以上。

  “從野生到‘家養’,從手工到‘科技’,從充飢到致富,豆腐柴走出了一條‘無中生有’的產業路。”奉節縣委書記楊樹海説,平安鄉作為重慶曾經的18個深度貧困鄉之一,從過去的“有女不嫁平安槽,一年到頭磨兒搖”,到如今的“有女就嫁平安槽,不種紅薯種果藥”,走上了一條穩步增收的道路。

  新華社記者李勇、韓振、張海舟、周凱、王全超

 

編輯: 陶玉蓮
精彩圖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7386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