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不負青山 力換“金山”——重慶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蝶變記
2021年06月03日 17:29 來源: 新華社

  仲夏時節,走進重慶市北碚區縉雲山,古樹參天、綠意盎然。澄江鎮縉雲村村民孫德紅在自家民宿忙着接待遊客,三年前她的民宿剛裝修好就因為超面積違建在環境整治中被拆除了一部分。談到今昔變化,她説:“當時山上超面積建房很普遍,拆除違建讓我損失較大,心裏曾一度很不理解。如今違建沒了、生態美了,來縉雲山的遊客也更多了,我的民宿週末一房難求。”

  從不理解到支持,孫德紅見證了重慶縉雲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環境綜合整治後的蝶變。位於嘉陵江畔的縉雲山保護區是重慶中心城區重要生態屏障,是我國亞熱帶常綠闊葉林類型生態系統保持最好的區域之一,有“植物物種基因庫”的美譽。

  但由於緊鄰城區、多頭管理、保護區發展受限等原因,縉雲山保護區內村民一度“靠山吃山”,私搭亂建、違規經營、農家樂無序粗放發展……種種行為“蠶食”破壞着當地生態。

  既要綠水青山又要金山銀山。2018年6月以來,重慶市委市政府強力開展縉雲山保護區環境綜合整治,拆除違法建築、探索生態搬遷、系統修復生態、導入生態產業……三年間,在一系列綠色發展“組合拳”推動下,這個特大城市近郊的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逐步實現“生態美、百姓富”。

  位於縉雲山保護區實驗區範圍的黛湖,是部分珍稀藻類棲息地。過去,湖岸被多家酒店和農家樂圈佔,湖水被污染。經拆除違建、湖岸整治等,如今的黛湖碧波盪漾、草木環生,成為公共生態空間。

  生態修復後的黛湖碧波盪漾,成為公共生態空間。秦廷富攝

  北碚區委辦公室副主任穆利文介紹,為保護縉雲山保護區生態環境,三年來北碚區累計拆除保護區違法建築8.8萬平方米,整治突出環境問題269個,栽種植物77.4萬株(棵),生態修復約10萬平方米。

  縉雲山保護區內户籍人口近9000人,其中核心區和緩衝區內就有1100多位村民,人口承載量過大。2019年,重慶探索自然保護區生態搬遷,引導核心區、緩衝區的村民搬出安置。

  自然保護區生態搬遷沒有明確政策,北碚區經反覆研究,決定對自願退地進城的村民給予一次性補償,對自願異地遷建的村民在山下規劃安置點,並解決搬遷村民子女就學、社保等問題。

  七十多歲的縉雲村村民藍長生曾住在縉雲山保護區核心區內,老兩口只有少量自留地,靠子女贍養。他説:“我從家走到村委會要近1個小時,搬出去既能保護生態,生活也方便,社保等後顧之憂政府也幫解決了,我當然支持!”目前,核心區和緩衝區村民已基本遷出。

  遊客在環境綜合整治後的縉雲山遊覽。秦廷富攝

  縉雲山下是嘉陵江小三峽之一的温塘峽,周邊温泉資源豐富,人文歷史厚重。近幾年,北碚區結合當地資源稟賦,按照“山上生態做減法、山下產業做加法”的思路,加大縉雲山棚户區改造,科學有序發展環山文旅康養產業,温泉度假小鎮、環山綠道、農家樂提檔升級、特色民宿羣等一批生態產業項目加快實施。

  精心修繕老民居、碼頭、廟宇等以還原老街風貌,同時注入民宿、劇場等現代元素……嘉陵江邊曾經破敗不堪的重慶曆史文化老街金剛碑,經過幾年修復再現巴渝特色古村落風采。北碚區文旅委主任胡一珊説:“金剛碑正在招商,今年下半年將正式對外開放。現在還未開放,就吸引了不少遊客前來觀光。”

  “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接下來我們將爭創縉雲山國家級旅遊度假區,讓綠水青山真正變成金山銀山。”北碚區委書記周旭説。(記者李勇、周凱、周文衝)

編輯: 韓夢霖
精彩圖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7526669